今天是:
文章詳細
張志勇:深刻認識高考綜合改革的背景、方向和重大意義
發布時間:2018-03-28 來源:山東省教科院 點擊數:0
 

深刻認識高考綜合改革的背景、方向和重大意義

 

山東省教育廳一級巡視員   張志勇

 

如果說,1977年恢復高考,在我國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經濟社會百廢待興的背景下,向全社會發出了撥亂反正、改革開放的先聲,那么,新一輪高考改革改革,則是在我國改革開放取得巨大成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入決勝階段、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展現出更加光明的前景的關鍵時刻,啟動的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教育革命。它是在我國經濟轉型的關鍵時刻啟動的,我國經濟發展正在從高速增長階段進入以中高速、結構調整、從要素驅動到創新驅動為特征的高質量發展階段,這個階段對人的個性發展、創新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是在我國社會轉型的關鍵時刻啟動的,我國正在進入快速城鎮化階段。2011年,中國人口結構發生重大拐點,城鎮人口占比超過農村人口,城鎮率為51.27;2016年,城鎮化率57.35,這意味著我國教育發展的社會基礎正在發生深刻的變革,新型工業化、城鎮化快速推進,為我國教育現代化提供了物質基礎;它是在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迅速改變經濟社會形態的關鍵時刻啟動的,“互聯網+”正在重構各個行業,對教育如何培養人提出了新的時代要求;它是在我國教育從外延發展轉向內涵發展、從快速普及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時刻啟動的,經過近40年的改革發展,我國教育事業總體水平邁入世界中上行列,教育發展的主要矛盾已從機會不足轉向質量不高,特別是我國高等教育在跨越精英階段后,正在迅速向大眾化階段邁進,為高考綜合改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高考制度恢復以來,數以億計的考生通過高考接受高等教育,對培養國家所需要的大批人才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是,隨著高等教育規模的擴大和社會多元需求的增加, “一考定終身” 、“唯分數論”等弊端,不利于培養選拔適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人才,不利于促進學生全面健康發展,影響了素質教育的深入實施。新一輪高考綜合改革堅持問題導向:一是充分尊重并切實回應全社會對教育公平的高度關切,堅定保障教育公平的改革方向。在近年來積極探索的基礎上,通過制度建設著力推進區域教育公平,努力“提高中西部地區和人口大省高考錄取率”;著力推進城鄉教育公平,實施國家農村貧困地區定向招生專項計劃,建立農村學生上重點高校的長效機制;著力推進規則公平,減少和規范各種考試加分政策。這一系列政策,必將進一步促進整個社會的縱向流動,促進社會公平公正,讓全社會共享考試招生制度改革帶來的促進社會和諧的“紅利”。二是充分正視并切實解決全社會對克服應試教育頑疾的熱切期盼,堅持有利于實施素質教育的改革方向。著力加強考試科目改革,規定國家統一高考科目只考語文、數學和外語,對其它科目的考核則通過高中學業水平考試進行,而高中學業水平考試堅持全面考核和選擇性考核相結合的辦法,一方面,從考試制度上堵塞了高中教育實行文理分科教育的制度空間;另一方面,突破了過去“考什么教什么,怎么考怎么教”的怪圈,真正革除“文理分科”的痼疾;著力推進考試內容和命題形式的改革,突出素質立意和能力導向。三是充分尊重并積極響應全社會對高校招生尊重人才選拔規律的強烈呼喚,堅持有利于科學選才的改革方向。這次高考綜合改革,充分尊重高校招生自主權,要求高校根據辦學定位和專業特色制定高中生分專業選科辦法;大力推進本科高校和高職高專分類考試;在高中學業水平考試、英語科目考試等方面,給學生多次選擇機會;在錄取標準方面,積極探索將高中學生綜合素質納入招生依據的途徑,……。這一系列改革打破了過去考試招生制度用一次國家統一考試選拔所有學生、用統一考試科目檢測所有學生學業成就、用單一考試分數這把尺子評價所有學生的做法。

這次高考綜合改革突出了以下四個方向:一是強調基礎性,突出選擇性。一方面,通過建立高中學業水平考試合格考試制度,從機制上保障高中學生修習好國家規定的所有必修課程,為學生的終身發展奠定綜合素質基礎;另一方面,通過建立高中學業水平等級考試制度,賦予了高中學生課程選擇權和考試自主權,高中生在修習必修課程的同時,有權選擇自己感興趣的課程學習。二是建立多元升學管道,為每個孩子提供適合的升學通道。這次考試招生制度改革,從分類考試、多次考試、考試科目設置、錄取模式等方面,真正突破了過去“一考定終身”的高考制度,為不同的學生選擇不同的升學通道提供了可能。三是給高中和高校辦學自主權。高中學校有權根據自己的辦學特色,以滿足學生對課程的多樣化選擇為旨歸,強化學科課程建設,開設特色優勢課程;高校有權根據辦學定位和專業要求,確定選考科目、招生標準和招生辦法等,選擇自己適合培養的學生,等等。這兩點突破,為這次高考改革突破高中教育單純追求升學率、高等學校招生單純以分取人的弊端,保障學生接受選擇性教育的權利和高等學校的自主辦學權,提供了制度保障。四是打通高中教育與大學教育的人才培養體系。這次高考綜合改革,強調增強高校與高中教育的關聯性,其關鍵制度設計是“高校選科”、“高中選課”和高中學生綜合素質標志性成果進入高考錄取體系。

“教育是一個民族最根本的事業”。1977年我國統一高考制度的恢復,是尊重知識、尊重教育、尊重人才的戰略體現。沒有高考制度的恢復,就沒有“文革”后我國教育戰線的撥亂反正,就沒有我國國民教育體系的迅速恢復,就沒有我國各級各類教育的快速發展,就不可能為我國改革開放奠定堅實人力資源基礎。不僅改變了千萬家庭的命運,也為整個國家的改革和發展奠定了人才和人力資源基礎。對于這次高考綜合改革的重大意義,2014年人民日報在盤點“中國改革元年”的各項改革時,將高考改革作為著眼于涉及深層次利益調整、具有結構支撐作用的9項“重頭戲”改革項目之一。一方面,高考綜合改革將成為牽動整個教育系統綜合改革的“發動機”,全面推動我國教育事業從外延發展轉向內涵發展、從快速普及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另一方面,將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強有力的創新人才支撐,讓全社會共享教育創新給整個國家帶來的“人才紅利”。


上一篇:已經沒有了 下一篇:申培軒 張斌:立德樹人 推進素質教育 促進學生全面發展

版權所有:山東省教育科學研究院  魯ICP備16004198號-1

地址:濟南市中區土屋路3—1號 后臺管理   



      

广东福利彩票